bet36体育官网

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404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小白不白 (2010/12/22 10:55:59)  最新编辑:小白不白 (2010/12/22 10:55:59)
《钦差大臣》
拼音:Qīn chāi dà chén
英文:The Inspector General
同义词条:钦差大臣,The Inspector,General
目录[ 隐藏 ]
 
《钦差大臣》
《钦差大臣》
 
 
  《钦差大臣》是19世纪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和奠基人果戈理的一部讽刺喜剧,是俄国现实主义戏剧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他一反当时俄国舞台是毫无思想内容的庸俗笑剧和传奇剧的做法,在继承俄国现实主义戏剧传统的基础上,创造了一社会主要矛盾——官僚集团与人民大众的矛盾为基本社会冲突的社会喜剧,并以典型生动的形象和紧凑的情节以及深刻犀利的讽刺,跃居当时世界剧坛的前列。
 
 
 

作者简介

 
  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果戈理(1809—1852),是19世纪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和奠基人。1809年4月1日出生在乌克兰波尔塔瓦省密尔格拉德县大索罗钦镇的一个地主家庭里。
 
果戈理
果戈理
  果戈理自幼在农村长大,从小受到艺术的熏陶,尤其喜爱乌克兰的民谣、传说和民间戏剧。由于父亲早逝,他离家去圣彼得堡谋生,曾经在国有财产及公共房产局和封地局先后供职。正是在圣彼得堡的这段经历令他饱尝世态炎凉和小职员度日的的艰辛,使他看到了严酷的社会现实本质,官场的黑暗与腐败,是对普通民众身受的苦难非常理解。这些都成为他日后文学创作的素材和动力。
 
  圣彼得堡在果戈理文学生涯中是一个重要的城市。正是在这里,果戈理结识了当时著名的诗人茹可夫斯基普希金,这对于他走上创作道路有很大的影响。他与普希金的友情与交往传为文坛的佳话。
 
  果戈理的一生而穷困短暂,终身未娶,于1852年3月4日与世长辞,年仅43岁。临终前,果戈理在精神上已经完全为向他施加不良影响的马蒂厄神父所控制,他地说服果戈理放弃文学,献身上帝。果戈理听从马蒂厄神父的旨意焚烧了《死灵魂》第二卷的手稿,在封斋期以常人忍受不了的方式守斋,每天只吃几调羹燕麦糊和一片面包。夜里,为了不让自己做梦,他努力克制自己不睡觉。守斋的结果接踵而至,他终于大病一场。在20年的创作生涯中,他创作了系列佳作极大地丰富了俄罗斯文学的宝库,终于成为19世纪俄国现实主义文学的一代宗师。除了自己的造诣以外他还影响了一大批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如涅克拉索夫、屠格涅夫、冈察罗夫、赫尔岑、陀斯妥耶夫斯基等等。陀斯妥耶夫斯基曾坦言道:“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从果戈理的《外套》中孕育出来的。”果戈理被誉为“俄国散文之父”,而普希金是俄国文学中的诗歌之父,因此,他们两人一向被誉为俄国文学史上的双璧。
 
  在写作中篇小说的同时,果戈理于1833年开始从事讽刺喜剧的创作。1836年4月,《钦差大臣》首次在圣彼得堡亚历山德拉剧院公演。剧作以普希金所提供的一个趣闻为情节基础,将俄国官僚社会的全部丑恶和不公正的事物集中在一起,“淋漓尽致地进行了嘲笑”。故事发生在俄国某偏僻城市。以市长为首的一群官吏听到钦差大臣前来视察的消息 ,惊慌失措,竟将一个过路的彼得堡小官员赫列斯达科夫当做钦差大臣,对他阿谀、行贿。正当市长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这位“钦差”、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时,传来了真正的钦差大臣到达的消息,喜剧以哑场告终。果戈理以卓越的现实主义艺术手法,刻画了老奸巨猾的市长、玩忽职守的法官、不顾病人死活的慈善医院院长、愚昧的督学、偷拆信件的邮政局长——所有这些形象都异常真实地反映出俄国官僚阶层贪赃枉法、谄媚钻营、卑鄙庸俗等本质特征。赫列斯达科夫是一身染上彼得堡贵族官僚习气的外省青年,轻浮浅薄,爱慕虚荣,自吹自擂,厚颜无耻,在当时俄国社会具有典型意义。它对俄国戏剧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钦差大臣》上演后,遭到以尼古拉一世为首的俄国官僚贵族社会的攻击和诽谤 。

内容简介

 
果戈理与《钦差大臣》
果戈理与《钦差大臣》
  果戈理代表作《钦差大臣》叙述了以俄国某市市长为首的一群官吏听到钦差大臣前来视察的消息,惊慌失措,竟将一个过路的彼得堡小官员赫列斯塔科夫当作钦差大臣,对他殷勤款待,阿谀、行贿。正当市长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这位“钦差大臣”,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之时,传来了真正的钦差大臣到达的消息,喜剧以哑场告终。
 
  《钦差大臣》的情节是这样的:剧本一开始,市长就召集手下大大小小的官吏开会,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钦差大臣要来了。”于是这些人个个心惊胆战,因为他们平时作恶多端,唯恐被戳穿后受到处罚。这时,有个彼得堡的小官吏赫列斯达可夫路过小县城。官僚们以为他就是钦差大臣,争先恐后地奉迎巴结。市长把他请进家里,甚至把女儿许配给他。赫列斯达可夫当初莫名其妙,后来索性假戏真唱,官吏们排着队向他行贿。赫列斯达可夫捞了一笔钱之后偷偷溜了,市长明白自己上了当,正要派人追赶赫列斯达可夫,这时真正的钦差大臣到了。官僚们听了这个消息面面相觑,个个呆若木鸡。

思想内容

 
  《钦差大臣》无情地揭露了俄国官僚的丑恶。市长是外省官僚的典型代表,他当官当了30年,老奸巨滑,贪污成性。他自己说他骗过三个省长,骗子中的骗子都上过他的当。他用各种名目敲榨勒索老百姓的钱财,从不放过任何一次捞取钱财的机会,县里的其他官吏没一个是好东西,法官一贯贪赃枉法,行贿受贿;慈善医院的院长阴险毒辣;教育局长是个酒鬼,每天喝得烂醉;邮政局长专门偷看别人的信件。赫列斯达可夫则是厚颜无耻的骗子,他吹牛撒谎,说自己当过局长,每天都能见沙皇,明天就要当元帅了。等等。他吹牛吹得漫天漫地,连自己都相信自己的话是真的。该剧是整个俄国官僚界的缩影,堪称俄国戏剧史上的里程碑,对俄国和世界戏剧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钦差大臣》通过艺术形象全面批判了俄国社会中的丑恶,所以才遭到沙皇的痛恨。

讽刺艺术

 
《钦差大臣》
《钦差大臣》
  讽刺喜剧《钦差大臣》的艺术独创性涉及到许多方面。果戈理认为喜剧情节“应该把当时所知道的俄罗斯的一切丑恶的东西,一切非正义的行为恰恰是在需要人们表示正义的地方和场合下干出来的”。这说明果戈理把撕破沙皇专制农奴制的帷幕作为自己现实主义的准则.在人民大众反对专制农奴制的运动日益高涨的历史条件下,果戈理赋予喜剧以最锋利的讽刺力量。
 
  果戈理的独创性表现在抛弃以制造复杂的矛盾纠葛取胜的西欧喜剧传统,而致力于人物性格冲突的揭示。果戈理的喜剧中,情节的发展变化,妙趣横生的现实主义力量都是从人物性格的冲突中发展出来的。
 
  《钦差大臣》在情节提炼上的独创性还表现在果戈里完全抛弃了传统喜剧所谓”惩罚罪恶”的规范,剧中既没有把赫列斯塔科夫缉拿归案,也没有设置一个正面人物,但是他们受到观众的惩罚,他们由于狡猾过人而在观众面前亮了相,从观众席上爆发出的笑声就是对他们的鞭笞,喜剧最后场面——“哑场”也是这个意义,果戈里以反面人物与反面人物接成冲突的形成,反映了封建统治阶级与广大群众的矛盾,而剧场中发出的雷鸣般的笑声就是不出场的正面人物。《钦差大臣》显著的艺术特点就“自己脸丑,莫怨镜子”的讽刺。正如赫尔曾在《论俄国革命思想的发展》一文中指出,“在果戈里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把俄国官僚的病理解剖过程写的这样完整,他一面嘲笑,一面透视这种卑鄙,可恶的灵魂最隐蔽的痛苦”。

人物塑造

 
  在喜剧人物塑造上《钦差大臣》的独创性首先表现在它不是作者主观制造的结果而是完全真实的人物,果戈理把这伙丑类表现得越真实,越富有生活气息也就越令人感到可憎和可怕,因为观众通过这些高度概括的典型形象,终于看清了“生活的主人”的真相而忧心忡忡,对前途充满沮丧和失望,这也是果戈理的喜剧所隐含着的特有的悲剧性力量。果戈理抛弃了浅薄的滑稽嘘头,致力于典型人物内心世界揭示。果戈理的人物不是某种概念的化身,而是靠喜剧人物的自我揭露。人物各自按照自己的观念,习惯,围绕自己的利益活动着。果戈理坚持现实主义美学原则,既没有迷醉于奇闻轶事,也没有陷进卑俗的笑剧泥坑。人们也许还记得果戈理在小说中描述的彼得堡涅瓦大街的夜色吧。那里,商店鳞次栉比,灯火辉煌,人群和马车川流不息,军官的佩刀铿锵作响,淑女的脂粉气迎风飘荡,还有无数的公子哥儿在闲荡着——赫列斯塔柯夫之流并不奇特,他们就在其中。他们讲究穿着,仪表非凡,举止并不是赌棍,酒徒和流氓。但是,灵魂空虚,知识浅薄,厚颜无耻却也达到了惊人的地步。
 

赫列斯塔柯夫形象

 
喜剧《钦差大臣》海报
喜剧《钦差大臣》海报
  我们来看看果戈理笔下的赫列斯塔柯夫:赫列斯塔柯夫就显露了这一本质特征。这个纨绔子弟东游西逛把钱花个精光,穷途末路到了连饭也吃不起的地步,实在饿急了就出外走走。好“把饿劲儿调情。他欠债不还,还命令仆人奥西布去厨房给他做饭,可是碍于贵族少爷的尊严又不愿意把话说明白,只说“你到那儿去!”当店伙勉强端来饭,他又嫌两道菜太少,以“不吃”表示抗议。此时此刻,仿佛是店伙在求他,而不是他在求于人。当然,这顿只不过是“臭汤”之类的饭还是被他津津有味的吞掉了。可是一旦有了钱,就把一切都忘了。只是找步兵上尉打牌,重见个高低。正如别林斯基指出那样,赫列斯塔柯夫作为“钦差大臣”“不是自然地,而是偶然地凑巧地出现在喜剧里”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忽然别人认作朝廷命官。当了本城最高首脑的座上客。如果说在初见市长时,他大惑不解,还企图动动脑筋以使自己摆脱困境的饿话,那么,自从市长把他当作彼得堡来的“要人”之后,似乎成了被吹动的风车,完全被事态的发展推动着往前走,随波逐流,不仅仅想动什么脑筋,而且还自得其乐。
 
  在市长的官邸,当政府当局诸公位他举行欢迎仪式时,他既不掩饰自己的“好吃”,“寻欢作乐”和赌钱的“本领”,又不忘向市长的夫人和女儿调情。市长夫人是一个风骚又鄙俗的泼妇,在她的抬举下,越发越得意忘形,信口开河。他吹嘘自己跟部长的“交情很深”;吹嘘别人怎样把他当成总司令而“举枪敬礼”;吹嘘自己是普希金的老朋友,一个晚上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写好了”;吹嘘他吃的西瓜每个就值“七卢布”,他喝的汤是“直接用轮船由巴黎运来的——冒出来的那股蒸气是自然界所找不到的”;吹嘘外交部长和各国公使怎样和他一起打牌——越说越狂妄,越说越离奇也越发越语无伦次。值得注意的是,赫列斯塔柯夫并非故意撒谎,他没有伪装,没有矫饰,一切都以他本来的面目出现。这一番话是赫列斯塔柯夫精神境界的剖白,他说得那样的坦率,那样的轻松,那样的富有灵感,连他自己也陶醉其中,暴露力量了这个贵族子弟满脑子飞黄腾达的欲念和对骄奢淫移生活的狂热追求。同时,他又说得那样的支离凌乱,那样的毫不连贯,又暴露了他灵魂的极度空虚,以至于没有意志也没有能力去控制自己的思考,尤其是他根本也不想集中地深入的思考什么。
 
  总之,赫列斯塔柯夫显得格外真挚,诚实,也显得格外的浅薄和鄙俗。他忽而表现得怯懦可怜,忽而又骄横任性;忽而是一副摇尾乞怜的叭儿狗摸样;忽而又炫耀贵族少爷的派头儿;不管何种场合,也不顾客观环境对他有利无利,他都不能控制寻欢作乐的欲求和华众取宠的乐趣;他没有羞耻心,似乎他干的一切和说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然而,赫列斯塔柯夫又不是一个充满妄想的流氓,不是一个立意造谣的撒谎家和巧妙的骗子。赫列斯塔柯夫之流散布在俄国各地,是京城彼得堡习见的人物。通过—喜剧人物的自我表演,果戈理深入地揭示了“生活的主任”——俄国贵族门的丑恶的灵魂。果戈理指出:“每一个人在一分钟内会做过的或成为赫列斯塔柯夫——灵巧的警卫军官有时会成为赫列斯塔柯夫,政府要人有时也会成为赫列斯塔柯夫。”“赫列斯塔柯夫”成了贵族的“遗传病”和“流行病”,从而表明这一形象的广泛代表性。
 

市长形象

 
《钦差大臣》
《钦差大臣》
  如果说赫列斯塔柯夫代表了彼得堡贵族社会的话,那么,以市长为首的官僚集团则暴露了俄罗斯外省生活的全部丑恶。别林斯基曾深刻指出“钦差大臣”“是市长的惊慌万态的想象的创造物,一个幻影,他的良心的影子”,当作微服私访的钦差大臣的过程,生动而深刻地揭示了沙皇官僚集团精神世界的肮脏,揭发了封建国家机器的反动和腐朽。
 
  市长是个骗子手中的骗子,是个“骗过三个省长”的酷使,“一手遮天的流氓和光棍”都上过他的“钩”。他把赫列斯塔柯夫视作朝廷命官而预礼膜拜,既表现了愚蠢透顶,也表现了狡猾过人,老谋深算,尽管他的揣测与陶布钦斯基的“调查报告”不谋而合,但也不轻易上钩:首先,他要亲临“虎穴”,以便能侦缉到最可靠的情报。如果一旦被“要人”发现,他就以视察旅店为名自己我掩饰;其次,第一次吃饭他就用“连象也回醉倒的”玛杰拉酒把赫列斯塔柯夫灌醉,借以达到“酒醉吐真言”的目的,既表现了他的狡猾,又表现了他的狠毒。不过,尽管试探,市长头脑中那个被“钦差大臣”的恐惧所造成的惊慌。他一方面惶惧不止,曲意逢迎,一方面警觉地审视对方的一举一动,以便迅速采取对策。同时,又不失时机地自我夸耀。当市长大言不惭地述说自己的“德政”,如此“市内一切的条理”“街道扫得很干净”“囚犯的特遇很好”时,观众很自然的想起那垃圾堆一样的大街,想到市长如何扣囚犯的口粮——自我掩饰与娥德败行形成鲜明的对比。
 
  果戈里笔下的市长夫人和女儿既有独立的个性,又是市长性格的重要补充,当看到赫列斯塔科夫向自己妻女调情时。市长不一为耻,反以为荣。当看到赫列斯塔科夫和自己女儿是拥抱接吻时,市长以便揉这眼睛,一边难以置信的念念有词:“他妈的!真的,在接吻!”当他终于看到确有其事是,并不是梦幻,顿时欣喜若狂,大声喊叫:“天啦,在接吻,真订婚了。”他既为自己的超绝的办法而自豪,又为日后平步青云而得意,喜剧人物的性格冲突,造成了强烈的喜剧效果,使情节发展趋向高潮,还比如说,当官员集合在市长家中商讨如何才能博得“钦差大臣”的欢心时,一直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塞钱,可是这些钱怎么个塞发才不至于露出破绽?自命博学多才的法官提议“用贵族的名义赠送纪念品,”而邮政局长却简单的多。认为只要说这是“邮政局没人领取的一笔款子就行了。”惟独慈善医院院长提出分别行贿的方案,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实这个肥猪一样的院长想借行贿之机进谗言,射暗箭,为自己的升官发财创造条件。我们可以看出果戈里笔下的这些人物,每个丑角都在为自己创造的罪恶寻找出路,从来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可笑的一面。
 
  果戈里的《钦差大臣》的思想非常广阔,它不单要惩戒那些“弄虚作假,徇私舞弊”。当市长的勒索商人的“小信封”的时候,受贿,玩忽职守等罪恶,他是主要说明:惩罚者和被惩罚者互为奴隶,他们属于同一血缘,他们有同样可怜的命运,即各自在对方身上重复着自己。在《钦差大臣》中,果戈里的喜剧人物从主角到最次要的角色都是艺术构思所确定的。都有独立的不可重复的个性,都具有生活的说服力,从商人到警察都不是可有可无的人物,果戈里通过他们之间的纠葛反映了俄国社会各阶层见错综复杂的关系,描绘了一幅广阔的社会图景。   

作品影响

 
  《钦差大臣》是俄国现实主义戏剧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他一反当时俄国舞台是毫无思想内容的庸俗笑剧和传奇剧的做法,在继承俄国现实主义戏剧传统的基础上,创造了一社会主要矛盾——官僚集团与人民大众的矛盾为基本社会冲突的社会喜剧,并以典型生动的形象和紧凑的情节以及深刻犀利的讽刺,跃居当时世界剧坛的前列,剧本题词“自己脸丑,莫怨镜子”——形象的阐明了文学创作是现实生活的一面镜子的现实主义创作的原则。市长的台词“你们笑什么?笑你们自己!”则直接表现果戈里现实主义喜剧的社会作用。他的不朽剧作《钦差大臣》,不仅标志着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俄国喜剧发展的高峰,而界为整个十九世纪俄国戏剧创作指明了一条现实注意道路,剧本《钦差大臣》同时标志着果戈里的现实主义的讽刺艺术已经完全成熟。
 
《钦差大臣》
《钦差大臣》
  1836年,果戈理发表了讽刺喜剧《钦差大臣》,它改变了当时俄国剧坛上充斥的从法国移植而来的思想浅薄手法庸俗的闹剧的局面,首次演出引起极大轰动,但遭到官方的攻击和诽谤。在写给演员史迁普金的一封信里,果戈理说:“他们都反对我,官吏们、商人们……咆哮着说我亵渎神圣,因为我竟敢激怒官界,警察也反对我,人也反对我,作家也反对我。他们都咒骂我而且留意这个戏。”为此,果戈理伤心地离开俄国。   
 
  卢那察尔斯基说:“果戈心中蕴藏着巨大的欢乐。欢乐是非常健康的标志,是内心出发点极高的标志。这种发点使他能够高屋建瓴地审视生活的丑恶,超脱于愤怒之上,采取蔑视的态度,其中甚至还包含着那带有宽容和怜悯色彩的幽默”。   
 
  赫尔岑高度评价《钦差大臣》这部惊世之作,称它是“最完备的俄国官吏病理解剖学教程”。聂米罗维奇?丹钦科则说:“《钦差大臣》你们无论看过多少遍,尽管你们已有所准备,可还是要被它的结尾深深地吸引,被它惊人的美、感染力、非凡响的、完全出人意料的形式以及充满灵感的舞台意图所吸引”。 
 
  果戈理的《钦差大臣》从在沙皇俄国首演到现在一直受着观众们的欢迎是因为对现实的严厉批判,俄罗斯国家话剧院的奠基人别林斯基曾撰文评论此剧,并指出“上层社会观众之所以对此剧深恶痛绝,是因为喜剧揭穿了他们丑恶的面貌和肮脏的灵魂!”在1836年的首演现场,观看了此剧的沙俄财政大臣对军事大臣说:“果戈理是俄罗斯的敌人,应该流放到西伯利亚!”有的官吏说:“这是公然丑化政府!”也正因此才受到了普通百姓们的钟爱以至百年不衰。中国,首先介绍果戈理的是鲁迅。1921年《钦差大臣》被译成中文,同年10月天津南开新剧团首演取名《巡按》。在2000年著名导演陈隅女士亲执导筒重新演绎此剧也获得了广泛好评。这次的新版《钦差大臣》在遵循原剧精神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改编和中国元素,但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次看到最忠实于原剧的话剧表演版本。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百度知道:
  • 2.上商人物大全网:

    21
    6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