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133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Gnian (2010/8/11 23:54:33)  最新编辑:Gnian (2010/8/11 23:55:02)
施努来
同义词条:夏曼·蓝波安
目录[ 隐藏 ]
  施努来(1957年10月31日~  ),本名夏曼·蓝波安,生于台湾兰屿。兰屿达悟族人。淡江大学法文系、“国立”清华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毕业。曾任国小、国中代课老师,台北市原民会委员,公共电视原住民新闻谘询委员,“驱除恶灵”运动总指挥,“行政院”兰屿社区总体营造委员会委员。目前专事写作,以书写自身独特的民族文化、风俗习惯见称,笔调隐含达悟语法、深情內敛,敘事抒情自然、自成一格,曾获吴浊流文学奖。作品包括小说散文。小说创作敘述雅美族的神话故事。散文作品则描绘个人身处兰屿、台湾两社会的心境转折,并以恢复雅美族原名,重新学习该族生活,接受海洋洗礼等过程,呈现个人与民族的情感。

  “夏曼·蓝波安”在雅美语中,意谓蓝波安之父,既非姓夏曼,更不是名叫蓝波安。只为雅美族人依例在结婚生子后,亲从子名,从此人们便须叫他“那个蓝波安的父亲”。八○年代台湾政治议论空间变大,原住民的权益问题受到广泛的讨论,原住民民族运动的勃兴启发无论原住民本身或汉人对原住民问题多角度的关注,在这种社会情势下施努来对自己及族人文化地位展开自省,在九○年代初決定返乡重新寻找自己被切断的母文化,连接起这段记忆定位母文化的价值意义,重建自我的尊严。于是正式找回自己的名字──夏曼·蓝波安,开始寻根的历程。

  透过文字创作,夏曼·蓝波安纪录达悟人的点点滴滴,并以此作为年轻一代达悟人的传习资料及对外界的沟通桥梁,主动的延续,掌握自己的文化。

  他的第一本书──《八代湾的神话》,从父执辈的口述中记录、整理族群的口传文学,其编排方式,还以中文、达悟语(采罗马拼音式)相互对照的方式呈现,这样的安排不啻是另一种寻找文化表达意念的“找名”省思。其后陆续著有冷海情深(1997),黑色的翅膀(1999),海浪的记忆(2002)等书。

生平及作品年表


  1957年 出生兰屿(达悟族人)。
  1986年 九月长子施·蓝波安出生,成为蓝波安的父亲,达悟语叫夏曼·蓝波安。
  1988年 参与反抗核废料贮存兰屿的运动。80年代末期进入90年代初,決心由台湾回到兰屿。90年代初正式在戶政事务所改名夏曼·蓝波安。
  1992年 出版《八代湾的神话》。
  1997年 出版《冷海情深》。
  1999年 出版《黑色的翅膀》。同年获得吳浊流文学奖。
  2001年 作品《海洋的风》获得台湾省文学奖佳作。
  2002年 出版《海浪的记忆》 同年获得时报文学推荐奖。
 

出版书籍


  1992年 小说《八代湾神话》,台中:晨星出版社。
  1997年 散文《冷海情深》,台北:联合文学出版社。
  1999年 《黑色的翅膀》,台中:晨星出版社。
  2002年 合集《海浪的记忆》,台北:联合文学出版社。

作品评价


  文选自关晓荣序:《从施努来到夏曼·蓝波安》

  夏曼·蓝波安近年来的创作,不仅在“有海洋气味的作品”上独树一格,深具特異的魅力,更重要的是他做为一个人,做为一个达悟族人,在现代台湾社会的政治经济构造中被裹胁、压迫与控制的深刻难题中,显现了敢于斗爭的本色。

其他


兰屿有个夏曼·蓝波安


  我正在房间里泡温泉澡,有人敲门,爬出温泉池,披上睡衣,到门边问:“谁呀?”一个浑厚的声音:“夏曼·蓝波安。”“就你一个人吗?”“一个。”我打开房门,迎进也裹着睡衣的来客。来客身材高大,衣缝里露出隆起的胸肌。他递给我一样东西,接过看,是一只前后翘尖的刳木船模型。“为什么送我东西?”“因为晚饭的时候,你注意听我讲兰屿的事情。”

  那是今年4月在台东,所参加的一项环岛文学研讨活动在那里只进行一天,晚上到一家原住民风情餐馆吃特色菜肴,我正好和夏曼·蓝波安坐在一起,席间欢声笑语、觥筹交错,但我和他一见如故,形成一个小小的语言岛———我问他答,把关于兰屿的种种讲给我听———以至于别的人提醒我们该回温泉旅舍时,我们才发现席终人散,竟都没有吃饱。

  台湾和海南一样,大岛周边还有若干小岛。对于台湾大岛西边的小岛,金门、马祖和澎湖我耳熟能详,大岛东边,因为听过一首《绿岛小夜曲》,所以知道又名火烧岛的绿岛,并且知道那里曾有囚禁政治犯的监狱,但对于比绿岛更往东南的兰屿,则不在意识之中。其实如果把台湾大岛喻为一块翡翠玉佩,则兰屿是缀在大玉旁的璀璨珍珠。

  兰屿也并非一岛之名,大兰屿有雅美人里的达悟族居住,小兰屿则是个无人居住的纯自然岛屿。夏曼·蓝波安祖居兰屿,他这名字,意思是“蓝波安的父亲”,如此命名,是达悟族固有的习俗,一个男子未婚前,名号是临时的,到娶妻生下长子,给长子取妥名字,则从此使用“谁谁谁之父”的名字直到老死。这个民族何以如此重视血脉的延续,以至于长辈为晚辈牺牲自己的原有称谓?夏曼·蓝波安告诉我,目前定居在兰屿的达悟人约2500个,可知对于这个族群来说,每一个新的生命当然都必须格外珍视。称呼我的这个新朋友,不能为省事叫他“夏曼”,那等于叫他“爸爸”了,也不能叫“蓝波安”,因为很可能他儿子从他身后冒出来答应着。

  在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中,很大的族群尚且会遇到如何保持其固有文化传统的问题,何况兰屿岛上人数不足三千的达悟族。我们对高金素梅的名字比较熟悉,她是台湾维护原住民权益的代表性人物。其实我们也该知道一些像夏曼·蓝波安这样的台湾原住民作家。夏曼·蓝波安也曾离开兰屿到大岛上读书、生活,他先在淡江大学学习法语,后来又从清华大学研究院毕业,他对兰屿之外的广大世界有见识有体验,也曾在大岛上工作,但最后他选择了回归兰屿,在兰屿与族人一起到山上伐木制作刳木舟,使用自己制作的非火药性鱼枪潜入大海刺射大鱼,意在身体力行地把达悟人固有的生产、生活、思维、信仰方式延续下去,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使用学来的汉语,用方块字,写成优美的散文和小说,把达悟族淳朴生活之美,特别是心灵中的圣洁,呈现给我们,与我们共享。

  回到北京,捧读夏曼·蓝波安赠我的大作《冷海情深》,开始不由得联想起美国作家海明威。夏曼·蓝波安无疑是条硬汉,在刳舟、制矛、潜海、射鱼方面,他肯定赛过海明威。海明威最杰出的那篇《老人与海》,写出了人与大鱼与大海与宇宙搏斗中,享受孤独悲欣的诗意。但是细读夏曼·蓝波安的文字,我就断定他并不曾受到海明威的什么影响。他也写人与大鱼与大海与宇宙搏斗,但他咀嚼的却并非个体生命的孤独,而是作为达悟族群体一员的自豪、自强、自信、自尊。他写到在海流交汇处潜到海洋深处捕射比自己身体还要硕大的浪人鯵时的微妙心情,写到划着刳木舟满载而归,根据达悟族的古老族规,把捕获的鱼按男人鱼、女人鱼、老人鱼、女人分娩坐月子的鱼,分别切割为生鱼片和煮成鱼汤,族人欢乐地分食,男子酒后随口吟唱敬畏海神驱赶恶灵的诗句……读了他的文字,我深受感染,尽管我如今生活在一个几乎无处不讲金钱、务求摆脱体力劳动的人文环境中,起码在心灵上,我与达悟族那种以体力劳动为荣、以消耗鱼类必以维护鱼类延续繁衍为前提、以淳朴亲请为人生至乐的思维认同。

  当我在电脑上敲着这篇文章时,夏曼·蓝波安也许正如他在《冷海情深》里所写的:“把身体成倒立地潜入水中,趴在礁石上寻找猎物……”“在此刻,我是孤独的,在海里非常地孤伶,而我的感觉是何等的舒畅。”(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刘心武)

    3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Gnian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