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390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jinling (2011/2/15 12:02:41)  最新编辑:jinling (2011/2/15 12:02:41)
老琼
拼音:Lao Qiong
同义词条:刘玉琼
  老琼,原名刘玉琼,生于台湾。80年代开始漫画创作。漫画人物多以社会现象与市井人物为主,在台湾各大报开有固定专栏,拥有广大读者族群。其成名作《蔡田开门》的人物主角蔡田伴着一代读者长大。老琼的漫画具有现代社会的幽默感及讽刺性。受国内出版界邀约,其漫画作品即将在国内出版,根据“蔡田系列“改编的电视剧也在筹备之中。
  

人生经历

 
老琼
老琼
  老琼在家排行老大,有六个兄弟姐妹,弟妹们都有绰号,惟独她没有。后来她替自己取了“老琼”的笔名。时间一久,大家便都忘记了她刘玉琼的本名。

  虽然老大不小,但老琼认为自己始终有一颗很老很老的童心。

  她说:“对我而言,儿童是一个新生,是一种希望和梦想。它包含了所有未知的可能。”

  老琼小时侯的家境很不好,6岁时就要自己坐公车出门,去批回公车票来卖钱贴补家用。小小年纪一个人来回也跑,当时也没有什么危机意识。遇到台风天,家中近10口人就要打散了,分开到各家去躲屋漏。门前一向漂亮的暖江河,台风过后,就漂了许多家被摧毁之后的锅碗瓢盆,甚至尸体。小时侯,老琼一直以为煤炭是从河里捞上来的。因为台风过后,她们总是可以拣捞到很多被水冲下来的煤块。

  这对于幼小的老琼来说,只是看着事情在发生,所有的事在她看来都是自然的,而且只能自己独自承担。

  母亲的第一个儿子由于先天体质不良,还没有满月时,就夭折了。可是,就在头一天晚上,老琼还抱着他睡。一觉醒来,老琼就看到可怜的母亲,抱着儿子的尸体,一边擦拭,一边哭泣。就在那时,老琼开始害怕以后父亲去世时,自己也得洗他的尸体。担了十几年心后,直到父亲去世,老琼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舍不得他的躯体,才知道抚摸父亲没有生息的身体,一点都不可怕。

  “我不断地抚摸着他脸上的皱纹,直到他看起来像在微笑!”

  这些生命中的故事,湿润了老琼的双眼。

  “我一直觉得我的童年好幸福。很痛的东西,往往也有其很有趣的一面。”

  这些故事,后来成了老琼的创作源泉。

  《100度咖啡,200度是非》,是老琼出版的第九本漫画书。她在这本书的自序中说,每天的第一杯咖啡对我很重要,而且我从不在家喝。选一家我喜欢也习惯了的咖啡馆待上两小时,喝我一天的第一杯咖啡……台风天也不例外。我喜欢这样开始我的每一天。

  “咖啡馆的存在是因为有人,还有那些我看得见、看不到的故事。”

  老琼在上小学时,要坐火车,她和一个哑巴小女孩常在一起,因为老琼也很沉默,所有的人都以为她也是哑巴。这些旧事都很深刻,很荒谬,但在潜意识中,这些记忆影响着老琼对生命的探求。

  “我不喜欢用看笑话的心情来看困境。那些事情可能发生在我们周遭,我们朋友的身上,我不能逗笑,我只能会心?

  老琼曾画过一幅计程车的漫画。因为台北没有停车位,所以计程车司机到了休息时间,都只好还在街上绕。后来台北的车越来越多,交通管理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这种生活化的题材,只能让人会心。

  “你知道台湾北部人吃芭乐和南部人不一样。宜兰有一种红心芭乐,心特别甜。虽然后来上北部,台北的芭乐常削皮买果肉,但由于成长环境的不同,现在我喜欢观察人们吃芭乐的习惯,猜对方是哪里人。”

  老琼特别注意火车,因为火车当时是她天天的交通工具,那时侯她可以看到车上一批或者卖鱼或者卖菜的中年男女。为了省来回车钱逃票,他们不得不经常在车厢中走动。偶有人被抓到补票,他就有义务把查票的讯号传送出来给其他同伴。直到现在,只要老琼一到市场上,一看就能认出来哪些人是从宜兰来的。

  这些生活中的印象,始终都会存留在老琼的心间,只是不知道会在哪里再出现。它养成了老琼对人的体会和体谅。
  

老琼的创作风格

 
《100°咖啡,200°是非》
《100°咖啡,200°是非》
  老琼可谓华语世界最著名的女漫画家,被称为台湾漫画界的长青树,早在20年前她就开始在台湾著名的报纸上开辟个人漫画专栏,并开都市成人四格漫画先河。她的作品注重从人的角度尤其是女性角度出发,关注现代社会都市生活的方方面面,既有对时事的冷静探讨,对婚姻家庭、两性关系的深刻反思,同时也充满童稚的幻想,被台湾著名的出版家詹宏志评价为城市中产阶级的心态与价值的观察者、嘲弄者和批评者。

  20年来,老琼与朱德庸轮流在台湾最具影响的报纸上开辟个人漫画专栏,共同带动了台湾大众阅读漫画、欣赏漫画、创作漫画的潮流。与朱德庸相比,老琼的漫画同样关注现代社会和现代生活,尤其关注城市的成人生活,不同的是,她的漫画更具思考性,更敢于直面冲突并处理冲突,相对于许多漫画家在第三格竖立冲突,在第四格离开的做法,老琼更偏向诚实而不愿幽默,她会让冲突无从逃避,让画中人与读者同感沉重。她的漫画不是发泄的,看她的漫画似乎没有简单的笑声,通过漫画,她要告诉读者的是:不是漫画好笑,而是生活可笑,你笑完了作品中的人物才发现笑的是自己;她的作品令人怜悯自己,笑声拖着一些尾音,仿佛是叹息的错觉。

  因为老琼漫画的犀利、深邃能引起读者的反思,与读者产生互动,作品中的人物常使读者想到自己,产生情感上的共鸣,所以老琼的漫画在台湾香港北美的华人世界极度风靡,其每一部作品的出版都会引起极大轰动,许多年轻女性和知识精英都认为老琼漫画道出了自己的心声,不仅广泛阅读老琼漫画,而且收藏老琼漫画。著名音乐人罗大佑评价老琼以细水长流的细腻心境去咀嚼人生,著名作家张大春则认为老琼在认真地体验擦身而过的陌生人一张张表情短暂的脸上所铺陈的浮世绘。

  现代出版社自成功推出朱德庸蔡志忠系列漫画后,在内地漫画图书出版领域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出版风格,并树立了品牌,为了引进这位台湾最著名的女漫画家的系列作品,出版社曾派专人赴台北洽谈,在与内地数家出版社接触后,老琼最终选定与现代出版社合作。为了彰显对内地图书市场的重视,老琼首先推出的是从未出版过的新作,一方面考虑到内地读者的阅读习惯和接受能力,同时她表示要将自己最好的作品与内地读者分享。台湾的繁体字版本将与现代出版社的简体字版本同时推出,这种合作,对于一个成名的畅销作家而言是罕见的。
  

老琼《斗来逗去》笑看现实


 
《我爱美丽》老琼作品
《我爱美丽》老琼作品
  继朱德庸敖幼祥之后,漫画家老琼(左图),也将朝大陆拓展,今年秋季,老琼挑选了旧作,将交由出版朱德庸作品的北京现代出现社推出两本漫画集(简体版书名未定),年底则将在大陆一口气推出6本“蔡田系列”作品,其中3本是旧作,另3本新作目前正在赶工中。另外,“蔡田”系列还预计在大陆改编成电视剧,于年底播出。

  自称“非常懒散”的老琼,最大的遗憾就是:过去的作品分散在不同出版社,“没有累积感”,如今有机会到大陆重新出版,她希望作品能够形成套书,这样“比较有份量些。”

  因为上述工作计书而“动起来”的老琼,不仅迈向大陆的动作频频,在台湾也发表了漫画新作《斗来逗去》(聊经)。这本新书是她在电脑网络ucnn漫画论坛中,和网友互动的漫画集,灵感则来自吴念真。怎么说?原来,吴念真的妹妹和老琼是好友,有天,她无意间向老琼透露,吴念真无聊时喜欢拿老琼的漫画来改对白作乐。这个内幕消息引发老琼的创作灵感,决定上网邀请网友和她一起玩漫画填字游戏,没想到欲罢不能,越来越有趣,一本书就这样成型了。

  社会现象的嘲讽,于是,老琼的漫画从过去关注的两性议题,转向时事,新书收录不少冷眼旁观社会事件的幽默之作。已经沉潜近三年的老琼表示,这本书里的每一则图像,不仅代表小市民意见,也藏着她审视新闻的新鲜角度。

  正在进行的蔡田新作,老琼希望能在下半年完成并公开连载。对于蔡田这个角色,老琼的解释是:“看起来有点无奈”、“没有反击力“、“永远四十岁上下”,是“所有生活在城市里的平凡小人物原理,碰触到每个人内心的角落”。未来,老琼想再塑造另一个女性角色与蔡田抗衡,新的角色有点像老琼自己的写照,是个天性自由自在的女性,“不过,名字还没想出来。”甩甩一头豪放不羁的长发,老琼微笑着说:“请读者期待罢!”

  我对生命有诚意,我对女性有诚意、开切,原了解女人困境的细节。以我现在的能力,我喜欢的女性主义是“在我们的社会背景下,女人怎样让自己快乐些。”

  如果说现阶段我有魅力,其实是在女人之间有更大魅力。有些男人对我的一生很重要,我们无所不谈,即使他结婚,我也会和他的太太有好关系,这种关系不是刻意,我也做不来刻意,我很自然能做女人的朋友。

  女性,永远包含在“人性”里面。我想探讨的是,只要是人,不管是女人、原住民,少数团体;在这环境中产生的困境,这环境就要承担,他们就可以去向这环境“讨债”(叨絮)——这是一种老祖母的叨絮,她化为行动,有时她还到北港去烧香,有时是天天在供桌前膜拜……

  我的漫画,最该看的是男人。我是在进行一种沟通,沟通女人的问题给你看——只是陈述事实,追溯长久以来女人有什么困境……会有不少男人告诉我,那样的漫画对他可以是一种反省。

  我是传统家庭出来的,大不了以为就是结婚一辈子,从小没有什么梦想,每个阶段想的就是如何寻求生存。直到画漫画之后,进入广告公司之后,才知道人是可以对自己有要求的,是可以创作的。从那时候才开始有梦想,到现在更肯定创作是我一生要做的事。
  

老琼新作《要幸福喔!》


  这几年虽然没有新作问世,其间还是持续在发表专栏。老琼自称不擅经营画画事业,有一番独到的哲学思维。一旦经营它,就会想出画、想,做的事情往往背离了画画,且让生命变得脆弱。基本上抱持随性的态度。虽则如此,老琼对漫画品质的要求可是一点也不马虎。今年刚学游泳的她,毫不保留地展现对游泳的狂热。一聊到这个话题,她的双眼是闪着晶光的。老琼说:“在学习游泳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身为创作者一定要懂得沈潜、漂浮;让创作生涯保持在起伏有致的状态下。”以此想法作为长久事业的支柱。

  除了游泳,老琼还迷上日剧,甚至一个晚上把一整套影带看完!某个曲终人散的夜晚,与朋友们道别时,他们说了句日本味的道别辞:“要幸福喔!!”没有人说再见!这句话让当时潜伏已久的她,恍如洪钟巨响,“当~~”的一声敲进心坎里。“……这震撼真的很大,浑身上下都是鸡皮疙瘩。假定这句话代替了‘再见、Byebye’之类的话语,倒是相当体贴温暖,”老琼继续道:“幸福是什么?幸福是一种情绪、是一种满足。像爱情,它很直接,没办法经营,幸福却不然。它不见得要从爱情里营造,是你自己可以完成的,让情绪到达满的状态。”老琼觉得日剧的特色在于从生活的角度作切入;与她认为漫画要从最生活的部分产生的想法不谋而合。《要幸福喔!》扣住男女关系,探讨人与幸福的课题,在千禧年即将到来的当儿,给予读者另一条思路。

  在老琼的书画,你总能在简单的四个格子里看到关于政治、婚姻、两性、现状……等等一针见血的描绘。话不多,但句句入骨,点醒你那被头脑忽视的盲点。执画笔至今十多年光景,老琼说:“唯一的好处是感官相当敏锐,看事情角度犀利,一直想吸收新事物。吸取的养分一定会在内在形成某种厚度,再将它表达出来,并没有刻意创造。作漫画,尤其是跟生命有关的漫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去感受,看事情角度不能窄化!”“如果选择性地处理作品,一定会被诸多外在物拉扯,没有自己;这样的漫画绝对无法长久,端看如何掌握生命!”老琼说漫画最有趣之处在于忽男忽女、忽老忽少,在创作的舞台上玩得很高兴。任何事情都要抱着游戏的心态去做,才会做得很好,悠游其中。
  

满载回忆的暖暖


  暖暖,这个有着温馨名字的地方,有老琼最甜蜜的童年回忆。她说,当时家里是全暖暖最穷的一户人家,二十坪不到的地方住了四户人家,每家都有五六个小孩,“这是多有人气的地方!”因为家境困顿,母亲连生了两个妹妹后,身为长女的老琼,亦帮助负担家计。她所做的事情就是到批发店买公车票来卖。五岁的小孩懂得算数吗?“很自然就会了,直觉反应就知道找多少线,买票的都是邻居,不会骗我……所以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车掌小组,或是批车票的小组,觉得他们的动作很帅……”由于居住在暖江河边,上游有矿区,每当台风过后,上游的煤矿、锅碗瓢盆全都冲到下游来。很多人家就靠捡拾河里的煤矿维生,养一家人……。所以老琼总以为煤矿是从河里捞出来的。当时矿灾频仍,坐在售票穿口的老琼甚至看到载着尸体的卡车从面前经过,她却一点也不感觉害怕。除了待在售票亭里,哪里也不能去,只好望着窗外,观察一切动静。“从小便很习惯这种有喜悦、有死亡、有生机的环境。虽然小孩子心理一定有问号,但是贫穷人家怎会有余裕培养小孩的兴趣?”几乎大半时间都是一个人过自己的时间、与情绪独处。老琼接着说:“我的生命最愉局部 之处就是有一股不停吸纳的力量,今后也是。我一直有种归零的心态,相信过去是从零开始,希望未来还有能力如此。这样的韧性跟幼时环境有关。”

  “贫穷自然地带来赌博,”老琼说,“常常街坊邻居聚赌,有的聚在暖江河边,有的就在家里……。晚上有时睡到一半发现有人躺在你旁边,因为警察来抓,他就假装是你家人,躺在哪里……”在老琼格格的笑声中,已经感染到她儿时的趣味。当年家门口的景致已变了样,因为被高速公路穿越,整个地形都毁了。或许这就是无常吧!

  双亲都是年纪很轻之时依媒妁之言结婚的。那时,家里的床、柜子都是老琼的父亲一笔一刻雕画上去的。没学过画的父亲,为这位没见过几次面便入洞房的妻子,亲手雕龙画凤……。“我不知道幸福从哪里来,但我感受到满满的情绪;别人身上的东西你感应得到,不因为他是我爸爸,而是取决于你是否有幸福的能力。”老琼说。现代年轻人物欲泛滥、感受力降低,有一天对物欲疲乏时,他们必定崩溃;原因是他们没有支持心灵的力量。
  

两性观


  在作品里,针对男女关系、婚姻着墨甚多,不知道老琼心目中理想的关系为何?“对社会制度这个产物,如果认定它是必须遵守的价值观,我不见得会同意。漫画就是呈现我反省的价值观……”“好比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很美;你要打开这扇窗,跟这个人恋爱?还是选择站在窗前,永远享受这种美感?婚姻就类似这样的情形。走入之后,说不定还有意外出现。不管多不同凡响的人,走入婚姻一定会出现所有人都会遇到的问题;跟游泳一样,你不能牵着手游,一定得各游各的,彼此都有适当的空间。绑得太紧,只会让双方的关系崩断。”一段长远的关系,必须共同面对生命的挫折、磨难,才有更宽广的未来。
  

台湾漫画市场观感


  不可否认的,现今台湾漫画市场广为日本漫画所占据。老琼表示,日本整体漫画娱乐行销相当成熟,漫画、连续剧一搭一唱。造成一股无法抵挡的潮流。日本文化有大众、小众,小众文化的深刻是整体文化的支撑力量。现在我们接收的是最顶端、最流行的事物,却没有自己的根基,他们依然会理强盛,我们拿什么跟人家竞争?这点才是最令人害怕的。台湾的年轻作家因此有了回应,不过这到底是帮日本?还是帮自己?倒需要时间来证明。“我一直认为阅读漫画的年龄层需要扩充、成长,不能只停留在17、8岁的阶层,虽然这个阶层是目前购买主力……。当然漫画家本身也要加画,找寻持续不断的能源。”

  老琼说,在她出生时,家人在门口种了一棵树。这棵树长得很茂盛,台风来临之前比需先裁枝。截下的树枝随手丢在暖江河边,竟也生根发芽!她相信自己必定同这棵树一样,有强韧的生命力。生命有很多意外,不管如何,她不会因为任何打击溃败。“我怎么走来,就用什么态度迎接一切!”
  

老琼55岁病逝,四格《蔡田》停格


  以《蔡田》系列四格漫画知名的漫画家老琼,昨天凌晨一时因肺癌病逝,得年五十五岁。她去年被检测出罹患肺癌第三期,病情一度获得控制,却还是躲不过死神的召唤。

  老琼本名刘玉琼,民国四十二年生於基隆暖暖。她本在广告公司工作,一九八二年起在联合报开辟《蔡田》系列四格漫画专栏。同一时间,另一位漫画家朱德庸在中国时报画《双响炮》。

  《双响炮》、《蔡田》同以都市白领的两性关系、夫妻生活为主题,让逐渐转型都会的读者感同身受,两人一夕暴红。漫画至此摆脱“小人书”的形象,成为老少咸宜、甚至是代表《品味》的阅读类型。朱德庸、老琼同被视为《城市四格漫画》的鼻祖。

  老琼出版《蔡田的爱》、《她们》、《婚姻良民》、《台北开门》、《尪仔册》、《斗来逗去》、《100°咖啡,200°是非》、《女生爱男生》等二十多本书。

  一九九五年,联合报家庭妇女版推出徵文专栏《给蔡田一句话》,来稿踊跃,编辑索性将老琼迷的作品成书,和老琼新书《婚姻良民》一起推出,是出版界的一桩佳话。

  老琼的作品多以两性关系为主。她认为两性关系就像游泳一样,不能牵着手游,一定得各游各,让彼此都有适当的空间。绑得太紧,只会让双方的关系崩断。

  网路时代,老琼跟着转战电脑世界。她在联合新闻网开设部落格、发漫画电子报。四年前出版的《斗来逗去》,是先把漫画发表在网站上,把对白框去掉,再请网友填写,参与作者的创作,号称是台湾第一本互动式漫画。

  《斗来逗去》也是老琼少见的的时事漫画,将《阵亡(郑王)恋》、陈致中等政治时事、社会观察都画进去,加上老琼特有的冷面幽默。

  老琼曾多次在作品中提到,出生时家人在门口种了一棵树,她相信自己一定也和这棵树一样,有强韧的生命力。没想到,这棵树还在,老琼却已离开人间了。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台州人天空网:
  • 2.西祠胡同: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jinling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